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品味生活

我的回族阿姐

2022-06-06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  浏览量:350
◇雪 松

二十三年前,我认识了回族阿姐。尽管我与阿姐只相处了短短的四、五天时间,连阿姐姓啥、住哪儿都没来得及问,可阿姐给予的无私帮助,令我终身难忘。

那年,我在农村居住,生活条件差,手头经济拮据,十足的愣头小伙子。七十六岁的老母亲体弱多病,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媳妇要生产,安全起见,只好住进了州妇幼保健医院。老母亲不得不托靠邻居照管。

当时,我在乡政府上班。正值计划生育摘黄牌攻坚时期,领导只给我请了一周假,家里一大堆农活也等着我去做。

我原以为妻子生产很快,未曾想媳妇不住院时肚子有些痛,住进医院后,却“稳如泰山”,生产的迹象一点都没有。过了假期谁来伺候?我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乱转。

我们的病房里还住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回族妇女。夫妇俩都是哑巴。她也来生孩子。前来陪护的是她的姐姐。这位回族阿姐已四十多岁,身材微胖,眼睛很大,一脸的慈祥。她善良的面孔一下子拉近了我与她的距离。

我还未开口,她已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家事。男人去世得早,儿子已二十岁,给别人看守杂货铺,工资比较低,还未结婚,家庭并不富裕等。

阿姐像搞政审似的,问了我许多问题。我把生活中遇到的许多烦心事全都告诉了她。

她思忖片刻后对我说:“阿爸,我看你媳妇今天不生,你还是去家里干点活去吧,你媳妇我替你守着!”

“我比你年龄小很多!你咋叫我阿爸呢?”

她笑了笑说:“这是我们回族的习俗!你咋这也讲究?”

她的话倒把我弄得不好意思。我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媳妇。懂事的媳妇也让我回去,抓紧摘玉米、挖洋芋、翻地,顺便也给老母亲做些饭食。

虽然我不完全放心,但想到家里、地里的一堆农活,看到回族阿姐一脸的真诚,我狠了狠心回了家,拼了命似的在地里干活。

下午七时许,我拖着疲惫至极的身体,提着饭盒,心急火燎地回到医院。我看见媳妇端坐在病床上,正在吃回族阿姐从家里带来的饭菜。

我感激的话还未出口,却被阿姐制止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人人都有难处,都需要帮助,我家在附近,做饭很方便。我们也要吃饭,只是多做了点而已!”阿姐轻描淡写地说。

半夜,媳妇肚子开始疼痛,看来要生了。我赶紧跑去叫大夫。

大夫看了看后慢条斯理地说:“离生还远着呢!哪有这么快就生的产妇,等痛极了再来找我!”

“忍着点,等生了就不痛了,哪有生娃不痛的呢?”回族阿姐一会给媳妇擦汗,一会给媳妇揉腰。忙得不亦乐乎。

“我看要生了!快去叫大夫!”

我赶忙叫来了大夫,果不其然,不到十分钟孩子生下来了!

阿姐心疼地看着我媳妇,擦拭着妻子额头上的汗珠,那眼神、那动作,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似的。我看见妻子眼里闪动着泪花,不知是感激还是疼痛。

我们因年轻无知,来时未买奶粉。孩子抱来后,阿姐拿出自己的奶粉喂给我们的孩子吃。并教媳妇怎样操心孩子。

阿姐每次给她妹子送饭时,特意给我媳妇做了一份饭。媳妇因难为情不吃时,她故作生气地说:“你是嫌我做的饭不好吃吧?你身子骨如此瘦弱,若不好好吃饭,哪有奶水喂孩子?”

第二天,阿姐又让我回家干活。媳妇仍由她照料。

在回族阿姐的帮忙照料下,媳妇身体恢复很快,我也干完了地里的大部分农活。

出院时,我们沉浸在初为父母的幸福之中,却忘了问问阿姐的详细住址。

二十三年内,我们始终没有忘记回族阿姐的帮助。我那热情、善良的回族阿姐不知还在不在人世。她要是活着的话,大概已七十岁了。

我很想再见她一面,与她唠唠家常,郑重其事地道一声:“阿姐,谢谢你!”

编辑:马忠德 责任编辑:山桦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