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 河州文化

临夏文苑·特辑

2021-10-08 来源:民族日报·中国临夏网  记者:  浏览量:994

1633656454349817.jpg

游吊水峡记

◇王晓元

f572519c-4052-4643-8f21-e6f20afcffd0.jpg.jpg

时近焦月,日值酷暑,余与家眷期于旦暮驱车游吊水峡。是日也,烈阳高悬,白云一片。出临夏市西行约三十余里,至积石山县居集镇街区,恰逢集日,人稠货盛,道路阻滞,车不能行。无奈,泊车于短巷空地,顶烈日徒步集市。俄顷,见一农用三轮,载瓜叫卖于道旁,因其鲜美,遂上前买一粒抱于怀中,随步而行。约半时,有交警疏通,路即畅达,遂驾车继往。

车至强滩村,见农舍俨然,炊烟袅袅,绿果挂枝,柳梢披风;良田百顷,麦苗尽收,玉米累累,洋芋绽绿,油菜花落。田陌蔽浓荫,蛙声鼓池塘,农夫积麦垛于碾场,牧童吆牛羊于山道。妻曰:“如此美景,何不观之?”遂下车而观。

强滩村,乃居集镇一行政村也,周与七八个村相邻,距县界内大墩峡、大山庄峡、积石民俗村、鲁班石等景点不过十里耳,尚不知其名始自何时,然闻村民相告,约在春秋战国,此地为羌人所居,后为吐蕃所占,强滩或为羌滩,也未可知,尚待史家考证也。骋目远方,田野碧绿无际,山岭绵延不绝,偶见车辆往来,亦皆开轩观景,徐徐而行,不忍疾驶而舍美景。余等观景良久,已觉饥肠辘辘,遂泊车于河畔,择树荫席地而坐,将所带食物尽陈于旅行茶几,围而食之。野外用餐,别与家室,其味更觉鲜美,众大快朵颐,未及半时,已呈风卷残云,杯盘狼藉之状,小女玲儿将所弃之物一一捡拾于塑料袋,载于车后,逢垃圾箱弃之。

餐毕而继往,未及一刻,逢东西两道,尚不知何往也。正踌躇间,有老农赶牛前来,余趋前问曰:“此处距吊水峡几何?该走何道?”老农举手指向左边,笑答曰:“距此不过数里,尔等驾车须臾便至。”余等辞谢,驾车奔于山道。

约行数里,顿觉视野豁然。道四周,绿色苍茫,金色盈目。稍远,危峰兀立,怪石嶙峋。村民相告:吊水峡俄顷即至,当在前方山谷也。闻此,余等驱车泊于道旁,循草径而前往。约行千步,山势趋高,乱草覆径,然足下尚开阔平坦,并无陡坡险道。俄而见深沟激流,自上而下,奔腾不息,应是吊水峡之水也。众亲为睹峡之奇景,不惧前途谷狭壑险,径自前往。余因草坪如毯,天似穹庐,无意错此佳境,独步缓行。极目环视,见绿草勃生,黄花遍野;更有奇石,星罗棋布,状似牛羊闲卧于草滩。前行百余米,见一巨石,色如泼墨,形似椭圆,其周更有数石,略小,然形状各异,色白若玉,似羊群环牛而居。余趋前细观,小石圆润,卧于草丛;巨石有隙,约一指宽,几株碎花由此滋生,色泽鲜艳,枝叶挺拔,虽无雨露之滋润,然其卓立隙中,傲然摇曳风姿,似寒士处厄境,然不失气节,其旷达洒脱,却让人感慨系之,不由心生敬意也。

思绪渺茫,羁绊前行,余回神止思,继前行,约千步即至山崖。举目远望,吊水峡瀑布隐约可见,似白练倒悬山间。循山道直达沟底,又见河流奔腾,清澈见底,沿沟而下,浅显处有石做桥,倒也便利,有三五村童戏水玩耍,惊诧石下游鱼,倏忽隐现,幽若精灵;水中绿草,柔似锦缎,随波飘动。余未及细看,踩石过河,欲往吊水峡瀑布,然山无径道,乱草遮覆,坡势陡峭,荆棘丛生,须援攀而行,遂捡拾枯枝为杖,艰难前行,手臂虽为棘刺所伤,然迎难而攀,并无怯意。须臾汗流浃背,衣衫尽湿。未几,已至山腰,见山峰高耸,巍然挺拔,激流奔涌,直泻谷底。瀑布在半山之间,宽不足十余米,然若悬河,一落千丈,始为银帘,挂于山间,及至山脚,若云似雾,观其者约三四十众,俱惊奇不已,皆以手机录像摄影。余睹家人,亦各摆姿势,互为拍摄,以为游吊水峡之纪念耳。

有村民告知,吊水峡山高两千余米,应是积石山之延伸段也,峰顶巨石,状似钉帽,曰此山名唤帽顶山,又有村落多为张姓,亦称张家山。余窃思之,前称强滩村之“强”字疑为羌人之名,后谓吊水峡之山许是张姓之称,虽称谓不一,然文化之交汇,民族之相融,由此可窥一斑。

吊水峡生态完好,绿色一望无际,流水经年不绝,村子错落有致,房舍规整若一,狗吠深巷,鸡鸣院落,牛羊牧于草坡,蜂蝶舞于花蕾,真乃人所宜居之境也。若此,盖因其景鲜为人知而人迹罕至之故也。

游玩兴浓,不觉日斜西山,游客陆续返回,余等亦驱车下山而归。


师恩难忘

◇驮 夫

从一入你的门庭始,便让我们寻一份美好,用一切真心实意,慢慢启开心灵的窗子。无论春夏秋冬,你总是温暖若玉,吐气如兰,用博爱独守,用真心丰厚了我们的人生。在你的丰盈滋润下,我们从小在自己心灵田野上种花,种树,种阳光,种长江大河,种“三山”“五岳”,种无数宝藏,种国家和民族希望。

师恩难忘。三尺讲台,周而往复,循环人生浩然正气,让一棵棵幼苗发芽、长大、绿叶成荫,让岁月的馨香溢满枝头,桃李芬芳天下,让心灵安暖向上。

你用良知作笔,以黑板为纸,以公正为墨,用心血在每一本作业上题字,从不叫屈;你不是父母,胜似父母;在你的面前,没有贫富贵贱,没有聪明愚钝之分。你承载了生命的成熟与厚重,师恩难忘,永生珍藏,每每捧出与你的合照,安暖我烦燥的心情,鼓起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追求和志向。

岁岁山高水长流,朝朝师恩永难忘。


秋月遐思

◇陈海明

入秋以后,随着一场场秋雨的到来,气温已明显降下来了。但夏日的尾巴还没有完全割除,天气一晴,燥热伴着热风滚滚而来,好像在表示一种不甘心,又好像在做最后的一种挣扎。

晚上,阵阵微风吹来,丝丝凉意瞬间侵袭全身,让人感到无比清爽。田里的青蛙有一阵没一阵地鸣叫着,但已完全失去了夏日的那份热烈和紧张,声音渐渐低落了下来。灯光透过核桃树的叶子在地面上洒下一片昏黄的斑迹,大地顿时静谧而清凉。银钩似的一弯月儿吊在了空中,轮廓十分模糊和浅淡,很难辨别清楚。满天星斗撒满了黑幕一样的夜空,耀眼而闪亮。

从月初到月尾,随着时间的推移,月亮也以不同的姿态布置夜空,又以不同的面容面对大地。从新月到峨眉月,再从上弦月到满月,又从下弦月变为残月,这一段过程既是一种从出生到成长,再到消亡的过程,又是一种从空洞到丰满再到空白的蜕变。

望着这几乎看不见形的月儿,望着满天的繁星,我不禁长叹一声。曾几何时,月儿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家破人亡,圆满团聚,飞黄腾达以及爱恨情仇装满了它那本不是很大的玉盘,又将这一切都倾倒一空。

“明月似皎皎,照我罗床帏。”道出了游子们的离愁之苦,远离故乡,望着一轮明月,思想情意油然而生,只好向它来诉说这一切。“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当历史的长河流淌到盛唐时期,李太白将美酒与月光共饮。岁序更替,时代变迁,夜空之上的月儿依旧永恒,而自己已到中年,感叹出了人生短暂,大地常在的悲切。“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南唐后主李煜,面对国破家亡的残败景象,纵有万千才华,万丈豪情,也无法改变亡国之命运,只能向着当空的皓月倾诉自己一腔的亡国之痛。“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身处异地他乡的苏轼,孤身一人面对长期不得志的政治和仕途困境,思念家乡和亲人的感情如滔滔江水涌上心头,而自己只能望月兴叹,孤饮自斟。“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青年毛泽东怀着一腔家国情怀,抛下新婚不久的妻子,只身一人去传播革命火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望着一钩残月流下了思念的泪水,让后人感慨万千,思绪万千。

月儿既是无情的,又是有情的。古往今来,任凭良辰美景,花好月圆,它从不过分留恋。当人们把一切美好向它倾注丰满之后,它便无情的将这一切抛洒一空,继而又进行生命的第二次重塑,让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它有时候又以博大的胸怀和姿态接受并包容着一切美好,峨眉山月、姑苏夜月、卢沟晓月、沧海涌月……我们对一切美好恋恋不舍的时候,它又那么善解人意,把这一切都永远定格在最美的时刻,无论风云变幻,千百年始终如一。

童年时候,对月儿有一种羡慕和敬畏的情怀。羡慕的是很多个夜晚它都会挂在空中,对人世间进行着默默地注视,但从不多言,只是用一种博大的胸怀把所有沧桑都装在心里。敬畏的是它有超人的功力,更会用一把无形的刀割孩子们的耳朵。那时候经常听老人们讲,不能用手指指月亮,它会在你晚上睡着的时候偷偷把你的耳朵割下来。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在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我再次向母亲确认之后,便用手指指向了天空中的月亮,然后就迅速把手收回来了,等着晚上睡觉的时候它来割耳朵。我等呀等,一直等到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也没等到月亮来割耳朵。第二天一醒我便急忙用手去摸耳朵,当摸到它依然在那里,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后来再次追问母亲,母亲便说,月亮上面有神灵,直接用手指指它,是一种不尊重的做法。当然,这是一种传统的说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言,但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了老百姓对大自然的敬畏和尊重。后来,在无数个月明如昼的夜晚,我和伙伴们尽情地在月亮底下玩耍,轻纱似的月光洒满了大地,一切犹如冰雕玉砌,琼楼玉宇,是那么干净,那么美好。

玉米丰收的时候,我们一家人便会坐在月光下剥玉米皮,一个个剥得那么认真,那么开心,说说笑笑的听母亲给我们讲故事。偶尔,我会望着空中的月儿沉思片刻。

习习微风吹来,树影开始婆娑,发出沙沙声,凉意瞬间把我从沉思中浇醒。我忽然发现千百年前的月儿和数年前的月儿正在天空中进行着最激烈最繁忙的演变,正在进行一场最伟大的洗礼和变革,只是它藏在深深的幕后,用最低调的行动进行着这一切……


砥砺前行四十载 感恩奋进新时代

——写在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成立40周年之际

◇马文阁

廿万尧舜,抚今追昔,乡人游子,锵然奋发,四十盛典,志赋并立:

泱泱黄河水,巍巍积石山。历史积石,源远流长。《尚书·禹贡》云:“导河积石,至龙门,入于沧海”。治属河州,山延昆仑。彩陶故里,多民居地,禹王导漾处,民俗花儿乡。东望黄河三峡,西伴孟达天池。南会太子山麓,北接三川谷地。积石成山,古今一尔;世代繁衍,物阜民丰。

人文积石,物华天宝。釉彩陶王,名冠华夏;保安三庄,民族风情;花儿漫令,尽显风流;保安腰刀,大巧若拙;茶马互市,物流通达;丝路要冲,塞关咽喉。采采其华,浩浩汤汤;精深博大,溢彩流光。

生态积石,绿水青山。古渡赤澜起,风光独秀;石海波浪作,鲁班鸿志。山水大河家,河湟镶明珠;寻芳大墩峡,狎戏黄草坪。馐馔花椒红,遍地麻香浓。赏滨河新柳丝绦,观村郭牡丹争艳。万物向新,山川沃野;天造地设,生生不息。

英雄积石,民族荣光。国难见气节,板荡识忠良。韩福祥抗匪耀青史,张永祥战斗留功名。英雄昭昭,壮怀激烈。民族事业,奔腾澎湃,民族复兴,辉煌风涌,初心恒定,砥砺前行。人间正道,沧海桑田;百年荣光,风华正茂。

发展积石,日新月异。新世纪,规划前瞻,积石繁荣展新卷。科教领航,只争朝夕;民族团结,政通人和;交通八面,媒联四海。因地制宜,大笔如椽,展望民族兴旺腾飞。千帆竞发,再造尧天禹甸;百舸争流,续写盛世华夏。

忆往昔,岁月峥嵘稠。沧桑辛酉(一九八一),分隶临夏,后置县制。和聚保东撒,共建新家园。看今朝,旖旎风光秀。辉煌辛丑(二零二一),四十载锦绣程,大美积石,旧城焕然,新城磅礴。

砥砺前行,共筑康庄梦想。精准扶贫,惠及城乡。一户一策有计划,千村千群聚民想。紧盯教育,放眼百年大计。狠抓产业,着力致富良方。易地搬迁,红瓦白墙美乡村。拆危治乱,齐心协力谱新篇。东西协作,山海同心,四方共谋奔小康!

继往开来,再续锦绣华章。接力百年,牢记使命。立足新起点,奋进“十四五”。为民服务,奠基乡村振兴。实事求是,书梦一路初心。党建担当,再胜脱贫攻坚。步入新时代,砥砺向复兴。四十华诞,春雨秋霜,一朝巨变续华章!

壮哉共产党,百年路峥嵘璀璨!

美哉积石县,四十载春华秋实!


层林尽染风转磨

◇马永清

深秋的风

拂过山梁

从太子山吹来了颜料

深秋的雨

缠绵凉意

从太子山落下了寒气

风转磨上秋意斑斓

多姿多彩的醉美

置身于画中

无不为金秋又涂上了一层色彩


鸡鸣三县知的风转磨大梁上

如诗如画的秋色

渲染了宁静的沟沟壑壑

行走在蜿蜒崎岖的道路上

犹如画中闲庭信步

一切烦恼皆失

漫山遍野红黄绿交错在一起

一步一景

美不胜收

满眼都是调色板


站在山顶上

放眼风转磨的秋景

忘了身在何处

景中有景

色中有色

层林尽染

画笔画不出你的美

路旁的沙棘在秋风中傲立

等待着有情人

共赏那醉美的人间仙境


秋之韵

◇陈进坚

一缕缕秋风

涂遍万千精灵

一幅幅油彩

装点斑斓的秋色

五彩神韵尽情绽放

拨动着墨客的心弦


雁族南归

开启新的旅程

落叶归根

寻找各自归宿

草木凋零

积蓄新的力量


一滴滴秋雨

蒙蒙而绵长

敲打着孤寂的窗棂

也敲打在我的灵魂深处


积石山,我为你歌唱

◇马元俊

你是黄河之滨的七彩陨石,

女娲娘娘怎忍心把你丢弃?

你是黄河母亲的英雄儿女,

大禹治水有你的优美故事;

你是如意甘肃的花儿骄子,

积石山是你最骄傲的名字。

四十年前的那个金秋里,

你出生在彩陶王的故里。

有山一样的豪迈、大气,

有水一般的温柔、多情。

高高的积石山把你呵护,

走过了四十个春夏秋冬;

滔滔的黄河水把你养育,

度过了四十岁芳华青春。

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

最长最美最浪漫的名字,

祖国母亲把你深深铭记。

十个民族十朵花,

各族兄弟是一家。

安集乡出土的彩陶王,

展放在北京的博物馆;

保安族锻制的折花刀,

承载着保安族的希望;

绚丽多彩的大禹广场,

是花的世界歌的海洋。

漫步在美丽的黄草坪,

俯下身子亲吻金露梅花,

与天上的星星说说悄悄话;

坐在尕护林的树荫下,

远眺石海涌动的绵羊,

与远古的鲁班拉拉家常话。

八月的积石山,

有夏日太阳一般的热烈,

有秋天月亮一样的浪漫。

在瓜果飘香的季节里,

在山花烂漫的日子里,

我们相约在积石山下;

你我相聚在大禹广场。

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庆祝积石山四十周年县庆!

双喜临门的各族人民,

心里的花儿唱起来吧!

舒心的舞蹈跳起来吧!

美丽的保安族姑娘,

为你们端上香甜的盖碗茶;

好客的东乡族阿爸,

为你煮上肥美的手抓羊肉;

热情的撒拉族阿娘,

为你炸上香脆的油个麻花。

弟兄们围坐在院子的果树下,

拉一拉舒心的家常话,

姊妹们散步在后院的牡丹苑,

聊聊心里的悄悄话。

临大高速通家乡,

脱贫致富奔小康;

旅游通道绕三庄,

产业发展富家乡。

四十年、花正妍,

风华正茂正当时!

四十年、共奋进,

民族团结谱锦绣!

新时代、我们心连心,

同声歌唱爱我中华;

新征程、你我手牵手,

同心共筑中国梦。

祝愿伟大的祖国繁荣富强!

祝福积石山的明天更美好!


乡愁

◇茶香酒烈

乡愁是说着相同的方言

乡愁是“阿爸”“姑舅”的见面问候

满脸厚道的微笑

手握着手

摈弃虚伪的寒喧

感受久别的率真与坦然

乡愁是清香四溢的盖碗茶

乡愁是炕桌上的一碗浆水面

品咂着久别的味道

唠叨着陈芝麻烂谷子的琐事

半是喜悦

半是唉叹

乡愁是抓过小鱼的池塘

乡愁是掏过鸟蛋的老树

乡愁是挖过野菜的山坡

乡愁是捡过麦穗的土地

乡愁是梦中的破旧老屋

乡愁是思念的几行清泪

乡愁是儿时嬉戏的故事

乡愁是落叶归根的墓地

编辑:马少华 责任编辑:山桦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