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花儿 > 花儿研究

河州“花儿”的修辞——夸张

2019-11-14 来源:中国临夏网-民族日报  记者:董克义  浏览量:1011

(接9月5日四版) 

二、夸张

夸张,是为了达到某种表达效果的需要,对事物的形象、特征、作用、程度等方面着意夸大或缩小的修辞方式。这种修辞手法自古在诗文中广泛运用,刘勰《文心雕龙》曰:“故自天地以降,豫入声貌,文辞所被,夸饰恒存。虽诗书雅言,风格训世,事必宜广,文亦过焉。是以言峻则嵩高极天,论狭则河不容舠,说多则子孙千亿,称少则民靡孑遗;襄陵举滔天之目,倒戈立漂杵之论;辞虽已甚,其义无害也。”夸张主要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在客观现实的基础上有目的地放大或缩小事物的形象特征,突出事物的本质,或加强某种感情,强调语气,烘托气氛,引起读者的联想,以增强表达效果。夸张可分为三种形式,即扩大夸张、缩小夸张和超前夸张。扩大夸张就是故意把客观事物说得大、多、高、强、深等的夸张形式,缩小夸张就是故意把客观事物说得小、少、低、弱、浅等的夸张形式,超前夸张就是在时间上把后出现的事物提前一步的夸张形式。河州“花儿”很好地运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使许多“花儿”歌词给读者或听者以丰富的想象和强烈共鸣,成为民歌运用夸张手法的典范。

 1.扩大夸张。扩大夸张的修辞手法的运用在河州“花儿”中非常丰富,特别是在反映恋人的热恋、别离、相思和山盟海誓的作品中。如:下面的这首“花儿”用“浑身儿麻给了九天”夸张地表述了一个男子热恋亲昵行为和体验,引起读者的甜蜜而美好的联想。

进去个小峡杨沟湾,胡麻花开下的宝蓝;

尕妹的嘴儿比蜜甜,浑身儿麻给了九天。

下面的这首“花儿”用“指甲连肉地离开了,活割了身上的肉了”夸张地表述了别离时揪心撕肺的痛苦,入木三分。

大羊离开羊群了,尕羊羔没吃的奶了;

指甲连肉地离开了,活割了身上的肉了。

下面是一组表达相思之情的“花儿”,分别用“就好像千年么万年”夸张地表达了因相思而煎熬的时间体验,使歌者的相思之情跃然眼前,这比度日如年、一日三秋等等词语程度更深、色彩更强烈。用“哭下的眼泪担担儿担,尕马上驮给了三天”“端起个饭碗着想起个你,清眼泪调三升面哩”夸张地表达了满腔别绪化作相思泪的情形,与中国古典诗词中“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意境有异曲同工之妙。用“疼破了肝花想烂了心,望麻了一双的眼睛”夸张地表达了身体和心里的痛苦体验,感情之浓烈,实在让人惊叹。

四大龙王的云飞泉,青石山打围着两天;

眼睛里不见两三天,就好像千年么万年。

三岁的马驹转槽上拴,小阿哥走了个四川;

哭下的眼泪担担儿担,尕马上驮给了三天。

天上的云彩们水露露,乌云天杀梢子哩;

端起个饭碗着想起个你;清眼泪调三升面哩。

兰州的木塔藏里的经,拉卜楞寺上的宝瓶;

疼破了肝花想烂了心,望麻了一双的眼睛。

下面是一组表达爱情誓言的“花儿”,分别用“三九天,青冰上开一朵牡丹”“太子山倒插在海中”“我俩婚缘一千年,阴阳间隔不断了”夸张的语言表达了对爱情的相许与忠贞的誓言,把不可能说成可能,撼天地、泣鬼神,这完全可以与汉乐府《上邪》中的“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之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相媲美。

大石头根里的药水泉,担子担,桦木的勺勺儿舀干;

要得我俩的婚姻散,三九天,青冰上开一朵牡丹。

千年的冬青树四季青,松柏树它是个实心;

维你着半路里起二心,太子山倒插在海中。

一群鸭子游河滩,棍子儿打不散了;

我俩婚缘一千年,阴阳间隔不断了。

2.缩小夸张。缩小夸张的修辞手法运用在河州“花儿”中虽然不多,但也精美。如下面的这首“花儿”,分别用比喻句“尕妹妹好比个救命丹,打一个呵欠了咽上”“阿哥是冰糖口含上,化成个口水了咽上”“芝麻般小的胆子”夸张地表达了对“尕妹妹”“阿哥”的喜爱之情和阿哥“脸皮软”与胆小的调侃,绝妙的比喻,高超的夸张,强烈的感情,意趣横生,极富表现力。

十三太保的李存孝,苟家滩逼死了彦章;

尕妹妹好比个救命丹,打一个呵欠了咽上。

三国里离不了诸葛亮,赵子龙离不了长枪;

阿哥是冰糖口含上,化成个口水了咽上。

麻雀的蛋壳里照灯盏,没一滴油,头发丝细的捻子;

我维的阿哥脸皮软,开不了口,芝麻般小的胆子。

3.超前夸张。超前夸张的修辞手法的运用在河州“花儿”中数量相对较少,但色彩浓郁,感情强烈。如下面的“花儿”用“心儿里高兴着醉了”夸张地表达了一个女子接到心上人回来短信的喜悦。用“阴间里去了是你等着,我俩人成一对哩”“阿哥们死去是变成个鬼,世成个旋风了看来”“阎王爷叫了我先走,转一世再当个两口”夸张的语言表达了对爱情的忠贞,有一种撼人心脾的悲壮精神。

月亮儿上来着夜静了,电视哈没心情看了;

收到阿哥回来的短信了,心儿里高兴着醉了。

十一腊月的冬至节,老小的添一岁哩;

阴间里去了是你等着,我俩人成一对哩。

狼尾巴谷子啦烧黄酒,红青稞要煮个烧酒;

阎王爷叫了我先走,转一世再当个两口。 

(未完待续·二)

编辑: 责任编辑:马少华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融媒体中心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