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品味生活

温暖的话

◇彩 虹 经常去的菜市场认识一位老乡,她在那有个卖豆制品的摊位。可能是工作辛苦忙碌,她的头发简单扎成一束,泛旧的衣服上带着微微的皱褶,表情也很严肃,给人一种不乐观的感觉。接触久了,得知他们夫妻二人在这里打拼,老公进货、送货,她负责守摊位,孩子在老家上学。她在这里打工,没有太多的朋友,时常惦记孩子,工作一天也不敢停歇,挣学费、房租、生活费,劳累和孤独使她变得悲观,不开朗。 我认识她以后,每次去菜市场,都会去她的摊位转转,多多少少都会买一些。“二斤豆腐、两张豆腐皮,”一来,我就报上要买的食品。 “好的,”她边



缥缈太子山

朱明 摄



与我而言,临夏的生活节奏刚刚好

◇孙言竹 每当来到一座城市,驻足于城市的街头,我都会观察行人是否匆忙,车辆是否如流。因为,行人与车辆的节奏彰显着城市的节奏。 最近,我去了甘肃省临夏市,在这里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美。作为临夏回族自治州的州政府所在地,算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 因为是第一次去临夏,相较于别的城市,我在街头的观察仔细了一点。我发现行人走路步履稳健,车辆速度适中,属于一种不紧不慢的节奏,一切给我这个初访者感觉很舒服。陪我游览的朋友语气平缓地给我介绍着临夏的民居典型——八坊十三巷。清真老王寺、龙影壁、仁义巷……我听着,想着,感受着,享



陪伴的分寸

◇张君燕 前几日,打电话时,察觉母亲嗓音里的异样,得知她感冒了。我打算请两天假,回去看看母亲。母亲一再阻止,怕耽误了我的工作。“耽误不了。再说都半个多月没回家了,耽误了也不怕。”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看见我来,母亲自然高兴,张罗着要给我做好吃的,父亲也推掉了与老伙计们的棋局,在家里“迎接”我。母亲照例是大厨,我和父亲负责打下手,很快饭菜就上了桌。吃过饭后,我们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其乐融融。傍晚时,李阿姨来叫母亲去跳广场舞,母亲笑着说:“闺女在呢,不去了。”我赶紧说:“我在也不影响你去跳舞呀。”母亲摆



向阳而生

朱明 摄



跟父母好好说话

◇马德 有时候,特别不能理解子女呵斥自己的父母。 曾见一场景,有位年迈的母亲问女儿一件事,可能问的次数有些多,女儿突然不耐烦起来,厉声对母亲说:“就你事多!不该你问的别问。”母亲突然噎在那里,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那一刻,我不解——为人子女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的母亲?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那一天女儿因工作等琐事烦恼,正赶上心绪不好。另一种可能是,女儿不懂感恩。前者犹可恕,后者实可憎。当然,还有极特殊的一种可能,就是那一刻,母亲的确做错了什么。然而,女儿也不该当众呵斥。 由此,我也愿讲讲同事的故事。同事的父亲80



亭亭玉立

林进喜 摄



沧海桑田娘娘池

◇孙 瑜 在和政县城南二十多里的将台山前湾有一个古老而富有神奇色彩的村庄。相传,在很早很早以前,这个村庄连遭七年旱灾,泉水干涸,树木枯死,田地荒芜,瘟疫漫延,村民们死的死逃的逃,远避他乡,一时间竟没了人烟。只有村北角那棵奇形怪状的毛头柳树却没有死,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此树腰阔十围,枝劈九瓣,折了树尖,长成九头。头大如轮盘,且又生出新枝,貌似披发,颇为壮观。有一年,九九重阳节晚上,月色朦胧之中,有猎户看见一美貌女子怀抱宝瓶手拿柳枝向这棵树上洒水。忽一日,山崩地陷,此树方圆百丈之地顷刻化为一汪清泉。饮之,



梧桐树下

◇老 姜 我家窗前有棵梧桐树,它是我童年的伙伴。挺拔的树干壮硕平滑,灰绿底色上斑驳的浅青。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一片片、一层层、一串串的树叶,犹如大大的巴掌,微风吹来时就像小小的精灵,欢快地舞动着。球状的果实如同悬挂着的铃铛,故俗称为悬铃木。 春天,梧桐树爆出嫩绿,用丰子恺先生的话来说便是“梧桐绿意上纱窗”了。经过园林工人精心修枝后的树丫上会绽放出生命的气息。小学校就在路边,背着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心里会萌发出,新学期要好好努力,争取有一个好成绩的念头,只是总不能尽如人意。 夏日,茂密的树冠遮满了整个窗户,



山乡晚霞

南宇 摄



大上海里的小人物

◇马尚龙 上海有“大上海”之谓,但是在这个以“大”冠之的城市里,个体的人反而大不起来。“小”才是很多年间很多人受之不悦却又获益的保护色。 “小赤佬”是上海第一代移民初到上海学生意时的集合名词。所谓学生意,也就是到上海来谋生的意思。他们年纪十五六岁,没有读过很多书,到了上海举目无亲。他们不认识上海,上海也不认识他们,面对着一个个差不多的年纪、差不多怯生生的眼神,很难一时间区分他们,给予他们一个总称呼是“小赤佬”。唯一的辨识度在于他们南腔北调的地方口音。于是,对周遭面熟陌生的小赤佬,则是在他们家乡口音加个前缀



远山

马长寿 摄



故乡的那片柳树林

◇王发茂 在我的童年时代,我与老家的一大片柳树林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忆深处总是难以抹去。林里的柳树长得很粗,枝叶很密,整个树林占地足有几百亩,分散在村庄北边的沙滩上。这些柳树打我一出生就有了,我也好奇地问过好多人,都说“兴许是自己长出来的吧!”就连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也说不清这一大片柳树的来龙去脉。 那时候,柳树解了村里人的烧柴窘境。谁家有了喜事、白事,只要大队部批个条子,就会砍来做烧柴,干枯的枝干马上能排上用场。 这片柳树林也是大人们用来做农具的材料来源,是孩子们的乐园。小时候,村上没有文化广场,没有电视,



让幸福跟着健康走

胭脂湖公园 这里一座座山,苍茫幽深,层峦叠嶂;一道道水,蜿蜒清澈,彰显灵性;一陇陇田,丰腴肥沃,孕育收获。这一块镶嵌在生态自然中的明珠便是康乐县。 康乐县素有“胭脂三川米粮川”之美誉,地处黄土高原向青藏高原过渡的农牧交汇地带,辖5镇10乡,152个行政村,有汉、回、东乡、保安、撒拉等9个民族集聚,总人口30.62万人。近年来,先后获得全国计划生育优质服务先进县、全国绿化模范县、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全省现代畜牧业示范县、全省种苗补贴县、全省劳务示范县、全省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县、最美中国·生态旅游圣地



用日常笔墨书写当代传奇

◇吴义勤 《喜剧》:陈彦著;作家出版社出版。 近年来,陈彦的长篇小说《装台》《主角》,以朴素手法讲述典型“中国故事”,描摹生活和人物本身的丰富与浑厚,呈现了现实主义文学的魅力。其新近出版的“戏剧三部曲”收官之作《喜剧》既延续前两部长篇绵密、坚实的现实主义风格,又以更强的故事性和更深沉的当下思考引人注目。小说通过“喜剧”这一既传统又现代的戏剧形式,关联广阔时代生活和不同人群,塑造了贺少天、贺加贝、潘银莲、南大寿、万大莲、贺火炬等各具特色的典型形象,并对当代人的文化心理和情感结构展开书写。 《喜剧》是一部兼具



共251条记录上一页 12345678...1516 下一页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