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品味生活

母亲和炊烟

□ 白云飞每每看到炊烟,我就想起娘。儿时,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娘就开始在灶房里拉风箱烧水做饭,老屋就升起一缕灰白色的烟雾,紧接着村子上空呈现出两缕、三缕……似乎像接到号令一样,争先恐后,袅袅升上蓝天。那高低错落、袅袅悠悠的炊烟,如纱似缎,水墨丹青般美妙。此时,从屋里传来娘喊我的乳名让我起床吃饭的声音。娘常说,炊烟就是烟火,烟火就是生活。那时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句极富有哲理性的话,竟出自母亲之口。长大…



新年谈“气”

□丁以绣牛年将尽,虎年渐近,又一个新年来了。如今,岁尾岁首推选年度词语成为一大社会看点。沐浴着2021年最后一缕朝阳,望着窗外四环路上彻夜不息的车流,耳鼓充斥着巨大的轮胎摩擦马路的噪音,我突然想到,如果让我选择一个词作为2022年的年度词语,我就选“气”字。气,应该是五百以内的常用汉字,估计每天每个人都要用多次。年底老板加薪发奖金,高兴了,脸露喜气;张三奖金多些,不高兴了,多少会生一点闷气;诸事顺…



太极湖冬韵

林春花 摄



先吃点亏

□王 景“电梯房,每月一块多钱一平方米的标准,十年没变……”前些天我们去缴物业费,物业经理又对我们絮叨开了。平心而论,这个标准着实不高,上调也理所应当。然而他们的工作人员一贯懒散,除了去缴费,平日有事找他们,总是爱答不理。“什么价格对应什么服务,要是涨到两块多一平方米,我们的服务质量肯定会大不一样。”私下里,他们这样解释。你服务质量上去了,我们自然同意涨价;先涨了价,我们的服务水平自然会提高——如…



无处安放的缝纫机

◇赵东风李清照《武陵春·春晚》曰: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每当看到我家老屋一隅的缝纫机,心中总会五味杂陈,莫名地亲切,莫名地怅然。如今,老屋的缝纫机面临着无处安放的窘境。用吧,以现今的生活条件和生活方式,它已完成“历史使命”,几乎没有用处;扔掉吧,总觉得它是老家曾经的“宝贝”,有点舍不得;放着吧,又觉得放哪里都和现在的居家用品色调、风格格格不入。正应了那句“吃是苦叽叽,撇是舍不得”的老话。缝纫…



太极湖冬韵

林春花 摄



幸福相对论

□黄文敏有人说,金榜题名时最幸福;有人说,金玉满堂时最幸福,似乎非富非贵不足以称幸福。实际上,幸福与金钱地位并没有直接关联。在爱人的眼里,幸福是一种感觉,是人的一种满足感。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幸福”进行了独特的阐释。20世纪90年代中,她随我工作调动来到了广州,在阴暗潮湿的农民出租屋中开始了新的生活。刚开始,人生地不熟,一切从头开始,她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她累并快乐着,她由衷地说:“两个相爱的…



风雪归途

祁文伟 摄



慢读养心

□米丽宏人到中年,总觉时间不够,又不知耗在了哪儿。我决意细究一下光阴的去向,于是画了表格,将一天行踪一行行如实填写。惊讶发现,每天读屏竟超过5小时!枕上、厕上不必细言,就连工作写字时,也时不时顺手抄过手机刷一刷。学习强国答题、头条新闻看时事、在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读朋友的瞬间随记、在新浪博客愤世嫉俗、张扬正义,还有精美图片、漂油鸡汤,帮我砍一刀、投票寻人……本有几十个精挑细选的写作公众号用来学习和…



时间都去这儿了

严国庆风平浪静的生活里,有些群体不一定为人所熟知。他们安于自己那方天地,知道时间都去哪儿了——比如,野外地质队员。我是在浙皖赣交界的开化见到他们的。一处民房门前,写着“开化县士谷村地质文化村项目部”,边上可见策划平面图。上了山,满眼景观,似千层饼,或似花式面点。形态上,远观,山峦如大海般奔腾;近看,或如龙盘虎踞,或酷似礁石、浪涛汹涌……自然之奇引人想它们“像什么”。地质队员则轻松自然地把岩石名称、…



偶遇草茉莉

君竹晚饭后出去散步,路过几间农舍时,意外与一蓬草茉莉相遇,依然是记忆中的模样,热烈又妖娆地绽放着。空气中,是一团浓得化不开的薰香,身心浸染其中,竟沉醉不知归路了。想起掩映在岁月深处的那个小院,虽然不大,却也容纳了二十余户教师家庭。那时生活条件简陋,每家四五口人挤在一大一小两间母子房里,吃喝拉撒全在里面,倒也亲密无间、其乐融融。日常所需物品,则要到几里地外的小镇购买。家家门前都开辟有一块小菜畦,种点…



闲话炕俗

◇由国庆老天津人住房讲究“联三间”,中间进门是堂屋,两侧对称为卧房。堂屋设锅台,卧房窗下垒大炕,冬季的灶火直通炕下,再经烟道排出,如此形成火炕。炕的大小虽无定制,但老话“一间屋子半间炕”乃真实写照。炕的高度有规矩,俗说“七行锅台八行炕”,也就是炕砌砖(或土坯)八级,再加木头炕沿,高度刚刚好,人坐炕沿双脚恰离地。夏天可在屋外搭临时灶,也无需火炕了,但隔些日子要稍微燎燎赶出炕里的潮气。洞房花烛夜,天津…



风动

李陶 摄



赶车记

◇马有福二十年前,学考驾照,练车闲暇,遂与教练聊天。他问我:“以前可曾摸过车子?”我有点夸张地说:“说起来,真还没少摸呢!”“条件不错,您父母是开车的?”他有点不太相信的神情。“哪里,哪里,他们都是农民,见过的汽车都是有数的;可我小小年纪,不到八岁,就赶过毛驴车呀。”“哦,哦,哦,原来如此!哈哈哈,您也太幽默了吧。”我说:“不敢,我还真是一个被逼出来的马车夫,有着将近二十年的马车驾龄呢。”“哈哈哈…



冬游

李昊天 摄



万顷塬走笔

◇文/李萍 图/张维吉一风从九州大地徐徐复徐徐,秋阳盛开,一切恰到好处!风中,关于发展的故事,万顷塬精彩成一朵朵万寿菊、向阳花,灼灼复灼灼。风信子逆时而来,与秋花相遇相识,继而歌吟关于万顷塬的前世今生,关于塬上塬下的诗篇。光影正好!时光正好!一切刚刚好!辛付村、车家坪村、赵官村、朱墩村及更多的村子,是一朵朵娇艳的花儿,在浩荡万顷塬独有的美,在怒放万顷塬绝版的美。美美之美,美美与共!一个个花园一样的…



共251条记录上一页 12345678...1516 下一页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