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旅游记述

有一种魅力叫临夏

“五一”期间,来临参加河州牡丹文化月展会活动的江西景德镇的饶少华,对临夏的美景和美食赞不绝口。 “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河州牡丹文化月的展会活动,所以来这里之前,就上网查找了往年的相关信息,顺便了解了一下临夏的风土人情、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在浏览新闻的过程中,被八坊十三巷吸引了,想着到了临夏之后一定要参观一下,所以早几天就过来了。”饶少华对记者说道。 初到临夏的饶少华,因为布置展柜事务繁多,没有足够的时间到处去走走看看,只是在展馆附近简单地转了一圈,就感觉很不错。“这里的人都很热情,街道干净,基础设施完善,这些



温暖的毛毡

不知南方或其它地方咋样,我所生活的西北,人们家里的炕上,都要铺毛毡的。 西北跟南方相比,地理位置不同,气候差异很大,温度也不一样,冬天特别寒冷。就是到了早春或者初秋,天气变得冷冷的,人们家里的炕上,都要铺上厚厚的毛毡,炕洞里填进晒干的柴草,烧得暖暖和和的,才能舒适地过夜。绵软暖和的毛毡,在当地人们的生活中,显得尤为重要,不可缺少。 毛毡大多是用羊毛做的。我们老家那里,家家户户基本上养羊,三五只七八只的,数量不等。养羊的好处很多,产了羔能够赚钱,长大了可以食用,剪了毛能够擀毡,还会吃掉剩下的残汤馍渣,不至于



太极岛荷塘秀色

盛夏的太极岛,罗裙一色的荷塘边,垂柳轻摇绿暗,荷花水中红酣。一咏三叹的清纯雅致,禁不住用手中的笔细细勾勒其绽放的美丽。 一湖碧波粼粼,一塘绿云不绝。千点嫩红,迆逦连绵,如纤纤素手,隐在其中。踮脚欣赏清晨薄雾中盛开的荷花,心里溢满不知名的小小快乐。远处云雾氤氲,山峦起伏;近处荷池连片,嫩鑫凝珠,盛夏的可人精致就这样浑然天成地生动起来。此时只恨脚下太慢,视野狭蔽,读不尽风来波潋潋,看不够塘间叶田田。 拨开芦苇丛,细探荷塘深处的朵朵娉娉婷婷的荷花。静静的水面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鲜翠欲滴的翡翠伞,滚动着莹莹剔透的



梦飞抱龙山

多少次,在断续的梦里我想着穿云破雾,龙行长空……! 多少次,在午夜的枕上我想着远腾深潜,龙隐何处……? 数十年岁月间,那条神圣的龙,只是飘忽在我的渺茫梦境和恍惚思绪中。随着年龄的增长,龙的神通极大、随意变化的诸多神奇已云消雾散,慢慢褪却。最终,无奈的我只好把它安放在华夏民族远古的部落图腾上。只剩下童年那些不连贯的记忆,夹杂在无数的儿时趣事里,断断续续地隐现,犹如“战罢玉龙三百万,残鳞败甲满天飞”时的鳞甲,时不时地镶嵌在记忆的云缝中。直到有一天我们走进了抱龙山—— 人说抱龙山是陇上名山,却坐落在历史上苦甲三



碓 窝

乡下,家家户户都有碓窝,不管常用或是偶尔用用,更多时间里扣在干燥的角落,常常蒙尘。 我家也有,是从县城移居时,父亲置办的。用处多不多不说,也是家产之一,总是倒扣在屋外的角落里。 家里的碓窝,如西瓜般大,很沉,砸花椒的时候,从屋檐窗台下挪出来,扫去蛛网和尘土,翻过来,擦拭干净碓窝里的杂物,把碓磓放进去,做好准备。 乡下也是如此。 砸花椒时,大人们也不坐,蹲在碓窝边,右手拿磓,左手放花椒,砸几下,加点花椒。力气大的人砸起来,嘭、嘭、嘭,铿锵有力。若听起来绵软无力,哐,哐,哐,半天砸一下,让听到的人,做事也无力



慈禧太后与花儿宴席曲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逃往西安,后回到北京。当时她十分高兴。就安排李莲英在怀仁堂里犒劳随身护送的西军。大堂之中,布满席桌,西征护军,佳肴尽呈,好不热闹。慈禧太后看了,满脸笑容,十分惬意。于是叫来李莲英和马福祥,说:“这样喝酒吃肉,也没啥意思,不如叫他们唱歌跳舞,欢乐欢乐”。当时,马福祥到席间组织了一下,即兴编写了一首花儿,就有人站起来唱道: 清朝的太后是老佛爷,西征者避了个难了; 福大命大的回京来,清朝的江山们稳了。 慈禧太后听了,说:“这歌声就像哭声,这么伤悲,怎么欢乐不起来,



童年的星空

回想起来,乡村夜空的湛蓝深邃,变幻莫测,神奇迷人,深深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一直难以抹去。 我小时一直生病,常躺在炕席上,头脑迷迷糊糊的,如在云里雾里,什么也不清楚。有时睁开眼睛,发现炕席上散乱放着许多宝塔糖,是父亲专门去集镇买来,让我及时吃上,使身体快点儿好起来。我拿上剥掉彩色的糖纸,放进口里,慢慢咀嚼,味道甜甜的,不一会儿就咽到了肚里。 我四肢无力,不能外出,整天躺在炕上,半死不活的,静静发呆。窗外变幻的天空,时常在我身旁一一出现,我朦胧地看了一会儿,乱七八糟想了一阵,又懵里懵懂睡着了。等醒过来时,天已



太极湖芦苇荡

季节的快车不曾停留,无意中已渐渐驶向冬的驿站。枫叶如丹,满目碎金。闲来无事,便邀三五好友,在周末晴朗的早晨驱车前往太极湖畔欣赏暮秋中的芦苇荡,期许自己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再有一次欣喜的收获。 河水缓缓流淌,带着寒意的风劲掠脸颊。十里湖滩,推举出一蓬蓬芦苇。拨开前面的芦苇走进去,后面的芦苇马上又合拢,把绵软委婉淹没在季节的边缘。一枝连着一枝,一丛挨着一丛,芦杆挺拨修长,苇叶宽阔浓密,苇茎粗壮箭立。芦荡浮摇,与蓝天、白云、绿水浑然一体,水天苍茫,气势雄浑,蔚为壮观。 一粟芦苇,渲染出万点芦花。阳光的暖色调和霜降的



松鸣岩“花儿”由来

“花儿”一词的出现,最早当属《玉台新咏》中沈约《十咏领边绣》:萦丝飞凤子,结伴坐花儿。照此看来,南北朝时就有人唱“花儿”了,但那时的“花儿”是什么样子,我们无法了解,而描写古河州花儿的诗文最早出现在明代成化年间任职河州的儒学教授高弘诗中:“青柳垂丝夹野塘,农夫村女锄田忙。轻鞭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断续长”。说明在明代河州传唱花儿已蔚然成风。 20世纪40年代初张亚雄先生的《花儿集》认为:“河州是花儿最兴盛之地,是花儿的故乡”。从保留的音调、早期唱词及遗留的民俗等分析,河州花儿是秦、南北朝时期羌、汉民歌融合而



国家地质公园—石海

“石海”位于积石山县积石民俗村西南侧,呈河滩地带,距县城大约3公里。这里自然景色奇特,滩内磨圆度较好的大小石头遍地。有若万羊云集。据专家考证,距今1.2万年至1万年间,第四纪末期冰川四次移动形成的,是典型的冰川漂砾,具有重要的科考价值。 7月12日,在临夏市去往积石山县的路口,路标指示牌却写着“吹麻滩”,司机刘师傅说,吹麻滩其实就是积石山县城,初来乍到的外地人有时真的要思谋半天呢! 从临夏县到积石山县大河家沿途全线都在修路。吹麻滩,坐落在小积石山东麓,距兰州大约217公里,它是一条远古冰川运动造成的狭长谷



小镇的记忆

有时候,我更愿意做生活的旁观者,认真审视每一个从生命中路过的人。善良,邪恶,美丽,丑陋。都潜隐在岁月中一样喘息一样打发时光。一把时光打造的斧子,在我的生活里雕琢着我的童年,也打造着那个我成长的乡村。 几年前,居集乡撤乡建镇。成为临大公路沿线一个炫目的集镇。听说,因为建设的出色,所以成为样板镇。最初那些围绕乡政府而延伸出的不大却又五脏俱全的集市,也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建设的有模有样。但是,即使变迁的速度不管有多快,而集日的流转,约定俗成一般,依旧着往日的日子。 记得儿时,每逢集日,最初是“踢踏、踢踏”的,随



清晨 漫步大禹广场

秋日的积石山县城,被积石山顶皑皑的白雪衬托得愈加安详。 早起,小坐片刻,七点钟左右,才出了宾馆房间,径直朝大禹广场走去。 一出房间,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凉意,而一轮红日,在天际摇摇晃晃地接受白雪的洗礼一般,一点也不张扬。 从宾馆到大禹广场,要走一段不长的路。我左顾右盼,尽情领略清风习习里的清晨景色。路两旁的树,想着早点扑入大地怀抱的,早已作了零落成泥的打算,只让树枝光秃秃地将枝丫伸向蓝天;不愿早早离开深秋的叶片,依然在枝头泛着黄绿,猛一看,还以为是春天呢。 天蓝得与众不同,既不透彻,也不深沉,带着隐隐



轻风吹过枣林

永靖县的红枣在西北是很有名气。“红枣节”上以打枣、吃枣的农家活动,吸引了无数的游客,成为金秋十月陇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多年前,曾在大姑姐家的一棵枣树下张望,目睹打枣的过程。内心无比喜欢。尽管只有一棵枣树,但打枣像八月十五打核桃树一样,都是打者提竿上树,轻轻地挥舞长杆,被长杆敲打得树叶和枣儿满地时,不知枣树是否疼痛?是否如我们与亲人分离一般。 大姑姐说,老家山里的枣树长不茂盛,勉强活了也不结枣,是因为枣树听不到黄河水的声音。 黄河水的声音,因为离得远,山里人是自然听不到的。枣树又怎么会听得到呢? 或许,枣儿



荷韵

荷花笑沐胭脂露,将谓无人见晓妆。得知太极岛荷花怒放,似乎眼前已呈现垂柳轻摇绿暗、荷花水中红酣的清纯雅致。禁不住满心赏荷的企盼与喜悦,飞身奔至太极岛罗裙一色的荷塘边,静观荷花清纯优雅、一咏三叹的风采。 ——题记 荷幽 一湖碧波粼粼,一塘绿云不绝。千点嫩红,迆逦连绵,如纤纤素手,隐在其中。举目望着薄雾中盛开的荷花,心里溢满不知名的小小快乐。远处云雾氤氲,山峦起伏。近处荷池连片,嫩鑫凝珠,盛夏的精致可人就这样浑然天成地生动起来。此时只恨脚下太慢,视野狭蔽,读不尽风来波潋潋,看不够塘间叶田田。 荷影 绿树阴浓,粉



再读张和松岩叠翠诗

清人张和曾为家乡作“河州八景”组诗,《松岩叠翠》是其中之一。其它各题有:积石奔流、大夏秋声、泄湖春涨、雪山新霁等。民国以前,州府县治地方,大多有这种八景、十景之类的诗作,是文人雅士对地方名胜或家乡风物的彰显。这种诗一般不违格律,不犯声韵,典雅可诵;又多为受命或应景之作,循规蹈矩,少有诗人自己深切的感受。看到这种题目,读者往往是浏览而过。 笔者曾有文字提及张和的这首《松岩叠翠》,是因为清代还有一位里籍江都(今江苏杨州)曾宦游陇右也叫张和的人,有诗题为《洮州道中》,诗中有写花儿的句子。而河州张和的《松岩叠翠》



大河家感怀(外一首)

白雪凝练积石颠 黄河惊涛十里喧。 大河镇上春意闹, 民族繁荣喜空前。 大河家即景 积石横亘压群山,大河奔流出山涧。 滨河大道蜿河畔,高楼拔地积石关。 峻峭万壑平湖起,绝壁千仞隧道穿。 俯瞰峡谷电光闪,大禹治水谱新篇。



共43条记录上一页 123 下一页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全媒矩阵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180022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省临夏州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5910277   传真:(0930)5910267
Copyright©2009-2021 中国临夏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