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临夏 > 临夏地理 >

畅游八坊十三巷

2018-07-11 来源:临夏文联  记者:  点击数:

马小梅

 

青砖黛瓦勾勒的古朴街巷,砖雕木刻保留的民居记忆,时隔五年再回到这里,扑面而来的是即崭新又古朴的浓郁的生活气息。回忆和现实的冲撞,让我对这片土地既陌生又熟悉。

十一月初的天空,无尽头的碧蓝。我抬眼望着巷口门牌上金光灿灿的“八坊十三巷大旮巷”,带着心底遥远的回忆踩着青砖的小道走进巷子里。进巷口不到十米处,右手边有几间房子,微微前倾的房檐上垂着两只朱红色的灯笼,黄色油漆的木门镶在青黛色的砖瓦墙上,明晃晃的玻璃嵌在精雕细刻的窗户里,不奢华不简陋,是一种让人看着舒服的美。

五年前,这排看着让人很舒服的房屋可以说是我们临夏回民中学住校生的浴室。那时新校区正在修建,老校区就在巷子的不远处。学校没有浴室,住校生几乎都到这儿来洗澡。如若不是三年时不时都到这里,现在这般变化几乎认不出这就是以前的那个澡堂子。那时候这排房子虽然被漂亮的澡堂阿姨收拾的还干净,但比较破旧。剥落的水泥墙,被阳光晒的泛白的油漆门窗。里面常年的水蒸气萦绕所形成的霉味儿。即使环境不怎么好,但每天都是人满为患。

记得有一次吃晚饭的时间来这里,里面很多人在等着,就放下包到外面去走走,其实就是想着到外面时间过得快一点儿,里面也闷。遇到一个卖红薯的老爷爷,挑一个胖嘟嘟的红薯。身上没有零钱,递过去一张一百块,老爷爷零钱不够破不开,让我不用给了。我让他等一会儿,去找个小卖部换开。他让我赶紧回校上课去,下次再买的时候一块儿给也是一样,晚饭时间本来就短也就没再坚持。后来,总是留意卖红薯的小摊儿,可是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位老爷爷。

身边的小妹一心想着去看看里面,催着我赶紧走,我这才缓过神来。

一路往深处走,最引人注目最喜欢的要数砖雕。以前听说过临夏的砖雕很有名,但没留意过也不懂砖雕这门精雕细刻的艺术,这次可以说是大饱眼福。砖块本来是很坚硬很笨拙的东西,可就是会有那么一双双的灵手巧夺天工。花鸟砖雕图中鸟儿的羽毛根根分明感觉就要展翅欲飞,饱满的葡萄粒粒在叶子的环绕中晶莹剔透,竹子的叶子层层叠叠柔软的快要掉下来,牡丹的花瓣重重叠叠呼之欲出。还有大篇幅的生活场景砖雕画,如纺织图、牧羊图、农作图、水利图,这些大型的生活场景图是临夏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缩影,也是临夏发展的一步步烙印。手指轻轻地触摸着砖块,坚硬和柔软竟然那么和谐的存在,凸出和凹进两种手法栩栩如生的将人世间的万事万物雕刻在砖块上。砖雕图案以梅、兰、竹菊等花草为主,是因为这些植物所蕴含的美好寓意和品质。还有就是随处可见的牡丹,可能是牡丹的富贵和繁茂吧,临夏人不仅喜欢种植牡丹,而且把它永恒的刻进砖块里,永不凋谢。临夏人喜欢和热爱牡丹的这份情感,使临夏称为牡丹“小洛阳”一点儿都不为过。

再往深处走,是随处可见的铜雕。卖爆米花的铜人儿悠闲地转着滚筒、玩儿铁环的孩童满脸的笑容、牵着马的商人从容的向前走、盖碗茶散发着清香、安静的翻着竹简的老人满脸的智慧……小时候经常拿着自家的苞谷去让爆米花的叔叔爆出脆脆甜甜的爆米花,捧在手里是一整天的清香。铁环是小男孩的挚爱,玩儿得风风火火,永不知疲倦,现在这些再很难见到,却融进铜液里铸成永恒的回忆,自是一种惦念。

很远处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儿,走进去原来是一家饭馆,比饭菜香味更吸引人的是满园的菊花。单瓣的、重瓣的,粉的、白的、黄的、蜡黄的、紫的……小小的院落,我看到了迄今为止最全的菊花种类。粗陋的水缸上面飘着各色的菊花花朵,简陋和美丽的搭配,不喧宾夺主,那种妥帖的美让你忍不住多看一眼再看一眼。坐在花丛中的木椅上等着,房内全是用餐的人,店家没时间招呼。小妹说,能在这儿多坐一会儿也是一种享受,吃不上饭没关系。旁边一位拿着相机的游客不停地拍着院中的菊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给小妹翻着他拍得美照。这么美的菊花,哪个角度都是一幅佳作。

此外,还有一处特别吸引人的是各处的蜡像,这些蜡像不仅做的栩栩如生,而且都是代表临夏的风土人情,具有浓郁的民族生活气息。穿着大红嫁衣的回族新娘,浓眉大眼,一看回族姑娘的模样;戴着黑色盖头的奶奶盘腿坐在炕桌边,乐呵呵地看着小孩儿在炕桌底下钻进钻出;戴着墨绿盖头的妻子手里做着刺绣和坐在对面的丈夫聊着天;主人和客人坐在炕桌边,吃着馓子、麻花,桌前的盖碗茶飘着清香……这一幅幅生活的画面,让临夏的生活习俗、风土人情,淋漓尽致展现在眼前,这种温馨而祥和的生活,让人感动。

走到民俗馆的门口,鹅卵石铺着漂亮花纹的小路直通里面,墙壁两侧依旧是各种题材的砖雕,大气磅礴。里面的房屋虽然有翻新担保留了最初的模样,院内的回廊围着一池碧水,池中心的小桥连着回廊的两端,桥面依旧是碎碎的鹅卵石铺着漂亮花纹的小路。西北角的二楼有只有一间房,门窗紧闭,连楼梯也是被挡着,感觉很神秘,不由得好奇以前住在这里的主人到底是怎样的。正方的门窗上是锈迹斑斑的木刻,是很有年代感的木刻画。隐隐约约能看到油漆颜色,时间虽然磨去了色彩,但没带走那种质感美,反而随着岁月的沉淀,越来越有韵味和质感。现在很多人装潢的时候喜欢给墙壁做旧或者买复古的桌椅,是源于喜欢这种具有年代的质感或者一种怀旧的心里吧。

喜欢书画的小妹,总是盯着墙壁上那一幅幅书画。梅兰竹菊的水墨画,尤其是她的最爱。我发现即使是水墨画,牡丹也是篇幅最多的。大片的留白,浓重笔墨的的叶子,淡墨的花瓣星星点点,几笔的勾勒所完成的牡丹图,将牡丹的富贵和繁茂表现得淋漓尽致,我想一定是将牡丹熟读于心的人才会画出如此美妙的画作,这种熟读于心,还得有牡丹数量的可观才行,所以临夏的牡丹花海是艺术创作的源泉。陪着小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书画看,即使临走之前她还意犹未尽。

或许是喜欢这种复古的和谐民居图,也或许是曾经三年就生活在旁边,我竟然那么喜欢这里。如若有机会,我会再来临夏,安安静静地看这里的砖雕、木刻,还有彩绘所勾勒的民居。

责任编辑:马忠德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工作邮箱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01018   ICP备案号:陇ICP备12000652号  主办单位:甘肃临夏民族日报社
地址:甘肃省临夏市红园路42号   邮编:731100   电话:(0930)6219348   传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国临夏网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